赤壁国际娱乐言情除我以外全员非人[重生]

84、机密档案

作者:稚楚      字数:9464  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9-02 11:04

    ()    “像人类又不像人类的男孩儿……”卫桓重复了一遍, 忽然间想到了什么, 正巧扬昇也想到了,两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,“那个除妖师?”

    “除妖师……”阿祖琢磨了一会儿, “欸?原来他是除妖师啊, 我说怎么之前我碰见他追在一只魔化的山蜘蛛后面, 弄半天是除妖。”他看向卫桓,手比划着,“他是不是生了一对绿眼睛?头发很黑, 有点长?”

    卫桓点头, “没错, 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有些惊讶,原来这个人竟然是比自己更早逃出来的试验品,难怪他的脚踝都是金属做的, 果然是人造产物。他又转过头问阿祖,“阿祖,你那儿还有没有别的消息?你们是怎么查到的?”

    阿祖打开自己的电子档案, “我们有部分成员潜伏在137研究所,监听了他们的开会内容, 提到了第一个逃出去的试验品,所以我们后面就着手去查了一下, 但是编号和你不一样。”虚拟屏幕上出现了一份档案,他转给卫桓看,“你看, 就是他。”

    果然,屏幕上的照片是一个绿眼睛的男孩儿。

    “这比我见到他的时候小多了。”扬昇开口,“这么早就逃出来了?”

    卫桓盯着屏幕上的照片,心下已经了然,这份档案上的他和七年前卫桓在反突击战上救下的他年纪相仿。虽然他当时救下来,暂且保住他一条命,可这个孩子还是没有逃过劫难,大概是战后被带走到137,成为了实验材料。

    “可是,”阿祖又道,“他和你的实验应该不太一样,你这个是人类基因的副本再造,可他好像不是,按照他的编码来看,他应该是妖傀计划的试验品。”

    “妖傀计划?所以这个除妖师其实是妖傀……这也就解释得通他作为一个人类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的战力了。”扬昇想了想,“可是他为什么会有神智呢?目前为止我们遇到的妖傀没有一个是有自己的自主意识的。”

    陷入沉思的卫桓忽然想到了什么,“扬昇,你记不记得你以前说过,这个年轻除妖师身上有被净灵过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扬昇点头,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他的自主意识会不会和净灵有关?”

    卫桓这个问题一下子就问到了点子上,扬昇一拍手,“对啊,你这么一说……”不过他又再仔细一琢磨,“但我没有见过他对哪个妖净灵,都是直接杀了,一点情面都不留。”

    这倒也是。

    他真的有净灵力吗?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样,这可能是我们帮谢天伐恢复心智的一条路子。”卫桓用力抱了一下阿祖,“你可帮我们大忙了!”

    他这一抱,忽然感觉什么东西从后脖子里钻了出来,熟悉又久违的嘤嘤嘤再度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欸?你怎么回来了?”卫桓松开阿祖,伸出手指接住小毛球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帮上什么大忙,都是小事儿顺口一提罢了。”阿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圆寸,还特地冲小毛球打了招呼,这次他可不害怕了,“你好啊,诶你是不是又变小了?”

    小毛球一听,立刻气鼓鼓变得老大,大到卫桓的手指都承不住,“哎哎哎太重了,你悠着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嘤……”小毛球又跟个被放了气的气球似的,瘪了回去,好像还有点儿不太开心,沿着卫桓的手臂钻回他的后脖子。

    阿祖问道,“啊对了,清和现在还好吧,感觉这两天他都好忙,我给他发消息都没回。”

    “他忙着找杨疏呢。”卫桓拍了拍他的胳膊,“我们现在得去办件重要的事,你们忙,回头联系?”

    “要帮忙就告诉我!”阿祖朝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大喊,看见卫桓最后朝他挥手,然后走近红色结界圈里,两人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小治走上来,“阿祖,刚刚那两个……是妖吧?那个个子高的身上穿得可是山海的教官服呢,你居然可以认识山海的人。”听见小治这么说,阿祖颇为得意,“对啊,不止呢,看见那个穿便装的没,他是山海的学生,山海唯一一个人类学生!我阿祖可是他的救命恩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太厉害了!苟富贵勿相忘!”

    卫桓带着扬昇来到了之前那个空童酒馆,可这里空空如也,连之前摆在小院子里的桌子都收走了,显得分外萧条。

    “上次我和云永昼还在这儿吃了东西……”卫桓自言自语,走到了那个后厨,撩开帘一看,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扬昇也跟着过去,手指头在后厨的台面上摸了一把,厚厚一层灰,“这起码一个月没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扑了个空,其实卫桓也早有预料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算是搞明白他为什么总是神出鬼没了。”扬昇双臂环胸,“弄半天他就是从137逃出来的。挺刚啊这小子,居然留在暗区没往别的地方去,还干起除妖这一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应该也是黑户,去不了凡洲的其他地方。”卫桓想到他的身手,一看就是有过训练的,之前景云都怕他,“这么多年他能在暗区这样的龙潭虎穴里活下来,是真的有本事。”他忽然想到什么,“等等,他之前跟我说过,他不是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扬昇不解,“什么意思,他不是人?他本来就不是啊,不是妖傀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卫桓仔细回忆,“我和云永昼不是来这儿吃面吗?他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一点儿也不像是做生意的,后来还赶我俩走,说什么,我养父要回来了……对,就是养父。后来我们走掉之后,在街角撞上了一个酒鬼,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暗示,我当时就觉得他是用酒气在掩盖身上的灵气。”

    扬昇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,“所以他不是除妖师,那个和他一起生活的人才是。”

    卫桓打了个响指,“一定是这样,而且你不是说了,他身上没有净灵之力却有净灵过的痕迹,这样逻辑就自洽了,给他净灵的本来就不是他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当年的除妖师果然没有被灭族……”卫桓找了张没被搬走的椅子坐下,扬昇也跟着坐下来,“现在我们得去找那个除妖师呗?可是我俩当时也太小了,这些事儿都是听说的,也不知道真假,妖域现在消息还封锁的紧。”

    “能抓住人就好了,让景云占个瞳就什么都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扬昇不乐意地拿胳膊肘拐了他一下,“景云就是你的逼供工具啊,他每次弄一次占瞳好几天才能缓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就你心疼啊,瞧你这护食的样儿。”卫桓垂着头叹了口气,“我这不说说嘛,还没抓着呢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小毛球又从他的后脖子往外钻,这次还拖着一个小包袱,和上次一样,哼哧哼哧地从他的后脖子挪到他的手臂上。卫桓见了,笑道,“哟,合着这么就没见您又去收破烂了,我瞧瞧,这么久您又收了那些破烂啊?”

    小毛球听了之后又变得气鼓鼓,扬昇还笑,“他还不高兴呢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高兴的时候多了去了,动不动就玩儿消失。”卫桓手指比到他跟前,就差把小毛球弹走,“你以后还一声不吭就玩儿消失吗?”

    小毛球委屈兮兮地嘤了一声,把气消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在的这些年他都是跟着云永昼的。”扬昇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卫桓有些吃惊,没想到竟然是云永昼收养了他,“我还以为他就在山海里找了个地儿躲着呢。”

    扬昇摇摇头,“这样的小毛球精怪大部分都是靠吸收大妖怪身上的一点妖气过活的,他当时缠着你,可能也是觉得你身上的妖气好闻,喜欢你的妖气,想寄生在你身边。后来又缠上云永昼,可能也是喜欢他的妖气。”

    这样啊。卫桓心里想,这小东西还挺识货,一眼就相中了整个山海顶好的俩妖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走了之后,他没了可寄生的主人。”说着,扬昇想起了什么,打开了一个视频,“这是不豫之前发给我的,你走之后他帮你整理东西录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卫桓一边用手揉着小毛球,一边抬头看视频。屏幕里面的小毛球和现在油光水滑的样子完不一样,看起来像是缩了水又被雨打风吹了很久似的,小小的,很干瘪,趴在苏不豫叠好的衣服上。

    他听见苏不豫温柔的声音,“小毛球,这些东西我要拿走了,我带你去别的地方好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上面已经没有多少妖气了。”苏不豫用手指碰了碰他,小毛球吓得直缩起来,很小声的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我的妖气?没关系,我带你去找新的主人,你喜欢哪个就找哪个。”苏不豫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哽咽,“你的主人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,短时间内可能回不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毛球就是紧紧粘着,哪里也不去,苏不豫就陪着他坐在床边,说了好久的话。

    视频结束了,卫桓心里发酸。这个小毛球并不单单只是为了生存,他是真心把自己当做是他的主人。

    卫桓温柔地用指腹轻轻蹭了一下小毛球,他舒服地嘤了一声,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扬昇道,“后来这个小毛球已经变得只有黄豆大小了,动也不动,眼睛也没有了。吓得不豫来找我,我也没有办法,最后是云永昼带走他了。”扬昇笑起来,“也是稀奇,他还就认云永昼,刚往他手心一放,金乌妖气一下子就把他救活了,跟下了水的干蘑菇似的,一会儿就蓬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怜的小东西。”卫桓把他放在手掌心,轻轻揉着他,又亲了一小口,“我以后会好好养你的。”

    小毛球被亲了一下,突然间就膨胀了,涨得有一颗保龄球那么大,卫桓得两只手才接住,但就一小会儿,他又“呼~”地一下子放了气,气体轻飘飘地把他冲到半空,摇摇晃晃落回到卫桓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瞧把他高兴的,小破袋子都不要了。”扬昇吐槽了一句,谁知那小毛球竟突然想起来,蹦跶着粘住那个小袋子,粘牢之后就开始抖搂。

    “你抖啥?”扬昇怕他抖到地上,两手接着,没一会儿,一根黑色的弯弯绕绕的灯丝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哦!他又帮我把长明灯娘找来了!”卫桓有些激动,果不其然,噗噗两声响,那根黑色灯丝周围出现一股股青烟。

    扬昇呛得直咳嗽,伸手挥开烟雾,手掌心上出现一个巴掌高的漂亮女孩儿,穿着一身明艳红装,她有礼地朝扬昇行了个女儿礼,又转身向卫桓行礼,“先生,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跟之前一样客气。”卫桓干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您的宠物又一次大费周折请小女子来,”灯娘彬彬有礼道,“小女子原是不想来的,上一次若不是小女子急中生智,怕是要被那金乌给抓住。”

    想起上一次的事儿就好笑,卫桓这回可有底气了,“你放心,金乌这次不在,他就是在也不敢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扬昇嘲笑道,“哟,这会儿倒是不怂了。”

    灯娘将信将疑,瞅了一圈的确没有金乌的影子,小毛球啪叽啪叽弹过来,“嘤嘤嘤嘤嘤,嘤嘤嘤嘤嘤。”

    灯娘点点头,“原来如此。”她朝向卫桓,“您的宠物是特地找了金乌大人不在的时候带我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挺机灵。”卫桓揉了一把小毛球,“话说回来,我这次是真的有问题要问你,小灯娘,你活了这么久,知不知道除妖师的事?”

    “除妖师……”长明灯娘缓缓复述一遍,然后吓了一跳,“您为何要问除妖师?”在扬昇的手掌上连连后退,扬昇怕这个神经大条的灯娘摔下去,又赶忙用另一个手掌接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找到他。”卫桓宽慰道,“你放心,我一定不告诉他是谁告诉我的。”说着他抓住灯娘两只小拇指大小的手,“求求你啦,你就再帮我一次嘛,你看他都大老远把你给请过来了。”小毛球也跟着疯狂抖动身上的毛毛。

    灯娘叹口气,“好吧,我就告诉您吧。”

    扬昇笑起来,“心肠真软。”

    “您知道的,从古至今人类与妖族都是并存的,除了上古时期的大妖怪血统,许多要都是世间万物吸收灵气而成,妖可以修灵气,人也同样可以。”

    灯娘在扬昇的手掌心缓缓踱步,“但人与草木鸟兽不同,人本来就是万物之长,他们的灵气固化在身体里,与世间游散的灵气隔绝开来,以维持平衡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有一种人类,他们的灵气是寻常人类的数倍甚至数十倍,这样的力量使得他们可以做普通人类力所不能及的事,妖族成长起来之后,威胁到了人类的生存,所以这些灵气深厚的人类也站出来保护自己的族人,他们就是一开始的除妖师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这样的人类在整个凡洲是凤毛麟角。几百年前人类与妖族势均力敌,正式因为那个时候是除妖师家族的鼎盛期,他们拥有四个强大的通灵除妖师,非常厉害,几乎可以制衡妖族的大部分大妖怪。”

    扬昇似乎听说过,“那个时期凡洲和妖域的版图好像是一半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的不错。”灯娘挽了挽自己过长的袖子,“当时因为除妖师的存在,人类社会非常安定富足,大家都十分崇拜除妖师家族。不过说来唏嘘,这个家族也真是从那个时期开始由盛转衰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卫桓问道,“难道是因为内部争斗?”

    灯娘的脸上露出赞许的神色,“您说的对,这四个除妖师因为利益而分道扬镳,一个家族分裂成四个,彼此不相往来。借着除妖师一族内部分裂的机会,妖域的许多妖怪开始发动攻击,各个击破,这场除妖师与妖族的角力持续了两百多年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难怪,”扬昇道,“本来除妖师就是人类,人类的寿命几乎只有大部分妖怪的三分之一,加上通灵儿出生的概率也不大,这样耗下去很难耗得过妖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妖域的妖非常忌惮除妖师的灵力,因为这是真正可以对妖产生毁灭性伤害的人,所以一直赶尽杀绝。在您二位出生的时代,除妖师家族已经完覆灭。”

    卫桓一惊,“不对啊,你确定是完覆灭?”

    “小女子确定,”刚说完,灯娘又有些不确定了,从袖子里逃出一本厚厚小小的笔记本,翻了又翻,“容我再看看……”哗啦啦翻了好久,灯娘终于找到,她将手中的笔记递到卫桓跟前,踮着脚,“您看,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卫桓用地铁老头看手机的表情,深吸一口气眯起眼睛,但那字真的是比蚂蚁还小,他泄了气,“灯娘,我给你买一电脑吧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,在可以查询到的历史记载中,除妖师家族的确已经覆灭了。”灯娘将小破本子收回自己的袖子里,整理了一下前襟,“而且是政府军完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政府军?”

    卫桓忽然觉得有点什么不对劲,他看了一眼扬昇,扬昇也反应过来,“政府军的话不应该是你爸妈?”

    “可、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我爸妈去打过除妖师啊。”卫桓又问,“灯娘,你确定没有搞错?”

    “小女子只记得小女子读过的所有书,倘若书上写的是这样,小女子便就是这样记的。”

    扬昇又问,“所以,二十年前政府军杀光了除妖师家族的所有人?一个活口都没有留?”

    灯娘点点头,“小女子查到的书中是这样记载的。”

    卫桓问道,“什么书?”

    灯娘摇摇头,一副不敢开口的样子,犹豫半天只提到,“这样子记录机密任务的书……您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妖域联邦政府军任务档案?”卫桓的父母毕竟都是政府军军官,这些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灯娘没想到他会直接说出来,吓得直往后躲,“灯娘不知道,不是灯娘说的。”

    扬昇也开始套话,“哪一册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您出生的两年前发生的这件事,日期约摸和现在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扬昇拍了一下卫桓的手,“星轸六年九月那一册。”

    “小女子什么都没说。”灯娘脸上露出惶恐之色,“倘若有人问起,您可千万别说是小女子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卫桓想了想如今他们的近况,“你是山海教官,不中用,我是山海学生,更不重用,能帮我们找到这种政府军机密档案的……”

    扬昇飞快接道,“只有你老公了。”

    卫桓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小毛球:嘤嘤嘤嘤嘤嘤!

    翻译器:我想死你们啦!

   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张(←),下一章(→)
  • 下一章
  • 上一章
设置 恢复默认
document.write ('