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壁国际娱乐言情完美偶像

208、番外·恋爱线

作者:三分流火      字数:5837  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-08-31 08:57

    ()    她父亲捂着胸口, 周围簇拥着数人,其中包括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, 还有那个生下他们的情人, 以及那些叫她以往叫叔叔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都愤怒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父亲质问她, “莹莹,你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傅莹然没有半点悲伤,甚至有点想笑,她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微笑道,“爸爸,你应该知道我的行事作风,我说到做到,如果你不想让我说的成为现实,还是请你重新考虑下。”

    “同时,在您重新考虑的时候,还请您想一想各位股东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 客气礼貌的道,“我一会儿还有两个会议, 如果没有别的事,麻烦爸爸,诸位叔叔伯伯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,几个秘书立刻带着公式化的歉意看着他们,态度和傅莹然一模一样,看似礼貌, 可都隐隐带着强硬。

    这些年,足以让傅莹然掌握大半傅氏,这层楼上上下下都是她的人。

    最终傅岳山和始终面带微笑的傅莹然对视数眼,似乎看清了傅莹然眼底的冷意,身体一萎,瞬间苍老了几岁,脚步踉跄的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几天后,傅岳山的律师来到了傅莹然面前,傅岳山的手中的股份只剩下百分之五,剩下的数转到了傅莹然名下,代表着这一场持续了数年的集团内斗,正式落下了帷幕。

    傅莹然已经大获胜。

    大权在握的她下的第一个命令就是让她的私生子弟弟滚出傅氏集团。

    对傅岳山来说,这一场内斗是从四年前爆发的,可是对她而言,却是从十年前,十年的殚精竭虑,费心筹谋,终于让她得偿所愿。

    在处理完余波后,傅莹然给自己放了一个假,找自己的好友聊了几个小时,带着行李箱就奔向了北欧。

    她定了一个极有特色的酒店,准备享受几天的个人空间,这个酒店还是好友推荐的,位于山顶,设计极为有特色,百分之七十的建筑材料是玻璃,天花板甚至可以打开,躺在床上或者沙发上,都能看到天上浩瀚的银河,整个人都仿佛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——这是她好友的原话。

    傅莹然决定相信她,刚下飞机,就接到了酒店的电话,拿了行李,另一只手拿着电话,四处找电话里的说的牌子,牌子还是很显眼的,接机的人和她确认了身份,一人去把她的行李送到了后备箱,另一人给她开车门。

    在坐上车子后,傅莹然抬头往前看了眼,似乎看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可对方一个眨眼就坐到了车上,那辆车和她这辆还有点相似。

    从机场到山顶的酒店,需要不少时间,傅莹然干脆打开笔记本,处理一些新邮件,等到了山顶,她从车上下来,山上的风大,她的头发瞬间乱了,还有点冷。

    打量了一下,发现山顶只有寥寥几个屋子,相隔的十分之远,给每一个客人都保留了绝对的私人空间。

    “女士,如果您有任何问题都可以打电话联系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您没有什么特别需求,明天我们打扫的人会把您的早餐送到。”

    傅莹然点了点头,拉着行李进去了,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,从酒柜里拿出来一瓶红酒,穿着浴衣,端着红酒靠在沙发上,舒服的仰头看着天空。

    这会儿天已经昏暗了,深邃的夜空中出现了点点星子,整个房子有两层,空间十分大,玻璃又放大了视觉效果,现在只有她一个人,半闭着眼睛,整个人仿佛从身体到心灵都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自言自语道,这个地方果然不错。

    她虽然更喜欢大都市的生活,什么都有人照应,可偶尔这么一个人来度假感觉还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可她惬意的感觉没有持续太久,不知道过去了多久,她感觉自己睡过去了一会儿,眼前忽然一黑,所有灯都灭了。

    傅莹然眨了眨眼睛才意识到现在是什么情况,脸一黑,之前的好心情飞了一小半,打电话给酒店客服,那边不断的传来道歉声。

    可再多的歉意也抵挡不了她现在的怒火。

    她正冷着脸,电话忽然断了,她才看到电量少于百分之五的提醒,屏幕就黑了。

    傅莹然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说利在北方吗?这确定是幸运吗?

    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她的头疼了起来,看着距离这有一段距离这里亮着灯的房子,深呼吸了一口,认命的换上了衣服鞋子,拿着手机充电器朝着那栋房子走去。

    她按了门铃,没过多久就传来了脚步声,几秒钟后,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能不能借用下……”她面带笑意的抬起头,话刚说了一半,忽然看清了人,整个人如遭雷击,一个名字脱口而出,“贝时虞?”

    开门的人居然是贝时虞?

    她精神恍惚了下,忽然想到了之前在机场看到人和之前在他们之前行驶的车,终于把一切都对上号了。

    恍然大悟的同时,心里不由的一梗,这是什么运气?度假还能遇到熟人,世界不是很大吗?

    贝时虞看了看她来的方向,漆黑一片,又看到了她拿着的手机,让开了一些,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傅莹然已经收敛了表情,客气的说了声谢谢,走到客厅给手机充上电再给客服打电话,对方说已经派人上山了,可需要一段时间,这段时间里请她随时保持联络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后,就看贝时虞拿过来两瓶水,一瓶递给她,“你可以在这里待到他们到。”

    傅莹然也不愿意待在没有电的房子里,况且手机充满电还需要一会儿,再次客气的给他到了谢,两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说熟称不上,说不熟也不对,这几年至少每年的股东大会都会见一次,两人说起来也算是合作关系,可私交几乎没有,不过傅莹然倒是经常从其他人口中听到他的消息。

    拍的电影拿了多少亿票房,和哪一个女明星传绯闻了,又拿了什么奖项之类的。

    可以说,事业一帆顺风,无论是演艺事业还是其他,完称得上人生赢家,粉丝遍布球,狂热粉数不胜数,相貌俊美,风度翩翩,气质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的迷人,被粉丝称为不落的星辰,就是她的秘书都是他的粉。

    想到这,傅莹然不由的偏头看他,侧脸的线条精致流畅,睫毛低垂着,乍一看仿佛是二十七八岁,再一看又仿佛才二十出头,因为他的脸异常的年轻,和成熟的气质相和,形成了一种矛盾感。

    完了看不出他已经三十岁了。

    世故感在他身上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傅莹然一恍惚,仿佛回到了他们初次见面那会,时间过去太久,她都有些记不清了,此刻看他,仿佛中间的时间都消失了,他什么都有变,还是那个样子。

    她心道,难怪他粉丝爱他爱的死去活来,这幅模样确实得天独厚,就是她阅人无数,见识过各种的俊男美女,也要承认,贝时虞是她见过的人当中最独特的。

    真的静静的坐在那,身都笼罩在了光晕之下,让人忍不住的一看再看。

    在她看的入迷的时候,贝时虞忽然抬头,淡然道,“是还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?”

    对上他的眼睛,傅莹然陡然回神,以她现在的阅历,当然能听出贝时虞这句话的意思,看够了吗?

    大概是觉着那么直白的问出来,会让她脸上无光,才这么委婉的说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够绅士,轻易不会给女士难堪。

    傅莹然面上没有任何尴尬之色,大大方方的道,“没有,只是想起来了一点往事。”

    “贝时虞,你当初对我说那么过分的话,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两个人不说话干坐着很尴尬,她干脆找点话说,她此时也确实有股倾诉欲,她的朋友很少,可以肆无忌惮的谈涉及公司的,更少了,她歪了歪头,遗憾道,“可惜你这里没有酒,不然此时更应景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,我曾经很嫉妒你。”

    贝时虞终于开口了,“过去的事,我很抱歉。”

    傅莹然无所谓的耸耸肩,“你没有必要说抱歉,我当时确实有点……天真。”她最终选择了这样一个词汇来形容自己,“你已经比较绅士了,如果是现在的我,遇到这样一个人,可能会礼貌的直接让她滚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说的确实有些过分。”贝时虞重复了一遍,“不管怎么样,我当时的态度确实有些伤人。”

    再傻逼也是过去的自己,傅莹然提起来一句就够了,不想再纠结这个话题,刚刚说起来,只是为了更容易展开话题,“贝时虞,我有一段时间,特别不想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因为这代表了她的一段黑历史,还有一些后来滋生的嫉妒。

    各种情绪交织起来,让她看到贝时虞就想绕道走,在公开场合遇到了,也只是点头致意。

    “不过,人果然还是要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再坐到他面前,说起来从前,她已经心平气和了,不说当时的难堪,纠结嫉妒都没了,“你应该已经收到了消息,我已经是傅氏的最大股东,这一场战役最终还是我赢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直想找人庆祝,可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人,今天能碰到,果然是缘分。”

    他见证了她最落魄的时候,对她家的恩怨情仇十分清楚,对傅氏的情况也很了解,如果要找人来庆贺她的胜利,他简直是最合适的人。

    傅莹然神色冷漠的道,“我爸之前问我,现在是不是原谅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律师转告他,他这么问我,是怕我对他儿子斩尽杀绝吗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 明天见

    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,上一张(←),下一章(→)
  • 下一章
  • 上一章
设置 恢复默认
document.write ('